欢迎光临吉林高教教学网!教育信息综合门户!

吉林高教教学网 > 婴幼儿 > 正文

激情程松:少年书生指点江山

admin 1970-01-01 婴幼儿 未知

横空出世,一石激起千层浪

2002年10月,广州的《南风窗》杂志发表了一篇题为《城市的较量:谁是苏南老大?》的文章,文章主要是谈无锡和苏州这两个兄弟城市,二者血肉情深又激烈竞争,各有优劣。苏州临近上海,有区位优势,吸引外资多;而无锡的经济总量与苏州的差距在逐年拉大,但有交通枢纽、自主知识产权的优势,而且苏州是“小马拉大车”,大半的产值是由其所辖的各县级市创造的。两市所辖的各个县级市离心步伐将逐渐加大,未来二者的发展将更注重于夺取经济中心城市的地位。这些一针见血的分析立即引起两市领导的高度关注。

实力相当的苏州和无锡之间,一直暗中较足了劲争当苏南的老大,文章无异于给较量的双方吃了一份兴奋剂,更是触动了无锡最敏感的神经。曾经身居中国五大工业城市、十五个经济中心城市的无锡岂甘屈居人后,暂处劣势的无锡大张旗鼓地对这篇文章加以宣传,主题就是如何与苏州争夺中心城市的地位,暗地的竞争被明朗化。当时的无锡市领导还“大动干戈”,安排《无锡内参》转载,要求全市所有干部认真阅读。

苏州也不甘落后,苏州市政府决定邀请作者程松“教授”共议苏州发展大计。无锡、苏州两市的领导都不谋而合地认为,这样一篇重量级的文章,作者肯定也是重量级的,背景一定非同一般。然而,事实却与他们开了一个玩笑。电话打到程松的“办公室”,才得知这里竟然是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学生宿舍,原来程松是一位大学二年级学生。

程松毕业于无锡一中,爸爸程坚明是无锡不锈钢厂厂长,妈妈蒋美娟是无锡胜利门中学英语教师,爷爷程宝琦是无锡市著名的教育专家,曾任洛社师范学校校长,家庭环境造就了程松的求学钻研精神。上大学后,程松开始把兴趣集中在经济现象上,订阅了《新华日报》,阅读了大量经济学理论书籍。一次上网浏览,他偶尔发现一则《全国24个城市竞争力排名》,一下子激起他对城市化战略的研究热情。他说:“到外地生活后,对家乡有了更深更强的荣誉感与责任感。”

为了收集资料,大一的寒假,他先后几次来到无锡市史志办、统计局、图书馆、政协等部门,查阅、甚至花钱购买《无锡年鉴》等,还特意去苏州市政府部门查阅资料。经过半年多的先期准备,大一暑假他开始伏案写作,忙活了一个星期,一篇题为《苏州、无锡:谁能笑傲苏南?》的论文大功告成。妈妈翻了翻两万字的原稿,不明就里,给的评价是:又臭又长,不知所云。想到文章发表需要配照片,程松带上相机,骑车在无锡城兜了一天,还爬上高楼拍了几张广场的照片,夏日的锡城骄阳似火,浑身都被晒黑了,让妈妈又心疼又不理解。

程松试探着把稿件投给《南风窗》,连他自己都没想到,文章得到高度重视。编辑节选程松原文的精彩部分共7000字,并改题目为《谁是苏南老大?》。由于当时杂志对苏南经济模式的讨论已经结束,编辑还专门请来两位特约撰稿人,撰写了另外两篇论述城市竞争力的文章,配合这篇力作组成《城市的较量》独家策划,并作为封面文章推出。

文章发表后,引起了北京等地学者的关注,有的还点名索要程松的原稿,无锡各大媒体更是强力关注。《无锡日报》特约程松座谈,推出有关无锡城市竞争力的探讨性文章。无锡电视台邀请程松来到“走进会客厅”栏目,与苏州大学、无锡江南大学的两位经济学专家一起解读这篇文章。无锡经济电台邀请程松和江苏省政协副主席胡福明作区域经济的访谈节目。胡福明也是无锡一中的毕业生,他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一文曾经产生过石破天惊的作用。这一老一小两位老乡的对话,可谓两个时代的英雄的聚会,澎湃着时代大潮的巨响,这一节目获得了全国一等奖。程松也成了无锡市委政策研究室的座上宾。

事事关心,一荷初露尖尖角

位于无锡城一个小巷深处的东林书院,到处都是楹联,其中一副已经深深刻在中国一代又一代读书人的心上,这就是“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有着浓郁的书香氛围的程家继承了这一优良传统,爷爷丰富的藏书让程松瞩目一座座历史的高山,爸爸严格的教诲让程松遨游现实经济的海洋,为人师表的妈妈更是规范着程松的一言一行。

同样,无锡的学校教育也教育学生读书为国、报效社会,初中时老师就要求每天收看新闻联播,程松自己又把任务加码,还收看焦点访谈及晚间的中国新闻报道等时政类节目。中学时,别的同学醉心于电子游戏的新版本,而程松则是特别关心时政,上初中时把1986年版《无锡的发展战略》翻了无数遍,上高中时自费订阅了《参考消息》。他还多次参观了无锡城市发展规划展览,在现场和群众讨论城市建设。读高二时正遇上台湾地区大选揭晓,他洋洋洒洒写成一篇《从白皮书的发表看台湾问题》,并登上无锡一中的“学生论坛”演讲,一时成为校园风云人物。这一演讲被报纸报道和电视播出后,程松也成了知名人物,北京的一位无锡籍学者回乡时还专门约其见面,说现在国家缺少高层次的外交人才,希望他向这个方向发展。上中学时,程松中午在学校吃饭,有一次妈妈去学校找他,发现他并没有像其他好学的同学那样呆在教室里做功课,就去找老师问,老师说:“肯定是在校园里散步,又领着一大帮孩子指点江山呢。”果然,校园里一帮孩子在围着他谈古论今,纵横中外呢。这成了一中老师们津津乐道的校园一景。“事事关心”,东林先贤的可贵精神在程松身上得到了最切实的弘扬。可以说,他的《谁是苏南的老大?》一文得到社会的强烈关注并不是侥幸和偶然。

程松既有爱国热情,又有认真学习和刻苦钻研的精神。对时政的关心,并没有影响到程松日常功课的学习,学好功课在他仍然是第一位的。优异的学习成绩让程松把自己的大学定位于北京大学的经济学院,但高考前的一场意外让他与理想中的学府失之交臂。突然的变故让程松一时陷入困惑与紧张。结果越是紧张越会失误,先是数学,后是英语,接连出现了不应该在他身上发生的小错,让他白白丢掉几十分。但妈妈认为这也是好事,让孩子受点挫折,可以防止他在成绩面前飘飘然,一帆风顺不一定是好事,要让孩子不怕挫折,不满足于现状,《谁是苏南的老大》一文被捧得太高,倒是令人担忧的。

早教得法,一心只读圣贤书

成功的孩子背后自然是成功的父母,在程松的成长过程中,妈妈所起的作用是最重要的。在程松小的时候,爸爸忙于工作和进修,没有更多的时间照顾家庭。妈妈作为一名骨干教师,工作也是忙得不可开交,但她一点也没有忽视对孩子的早期教育,正像蒋老师告诫她的年轻同事们说的那样,再忙也不能丢下孩子不管,0至6岁更是关键。每天晚上8点钟之前是孩子的时间,与小孩一起玩,讲故事。待孩子睡觉后,才去备课、洗衣服,蒋老师笑着说,“这还为我赢得了一个勤劳的好名声。”但她更赢得一个优秀的孩子,苦之后就是甘。即使再忙,也要定期搞个以程松为中心的家庭聚会,父母放下工作上的一切烦恼,来与小程松快乐交流。蒋老师还特别强调环境的影响,那时程松的爸爸进修,每天要看书写作业,妈妈要备课,小程松自然耳濡目染,对读书学习有一种天然的亲近感。在经济相对发达的无锡打麻将是很成风气的,可在程家从来不会有麻将的声音。一家人读书、学习、交流,其乐融融。

程松上的小学是在一所名校的学区之内,那里有着最优良的师资和最高的升学率,是无锡人最想让孩子上的小学之一。但蒋老师却认为,那儿的作业量太大,学生学得太苦,语文教学是识字教学,一个字一个字地认,字是掌握得很牢,但整体理解阅读能力差,就主动放弃了。她为儿子选择了锡师附小。因为锡师附小作业量少,孩子学习轻松,那儿的语文教学是整句整篇地教,学生的作文满篇都是拼音,甚至有很多错别字,但蒋老师对这种超前式的阅读教学更为欣赏。

之所以这样选择,是因为蒋老师此前已经体验到了“超前教学”的好处。在程松六七个月的时候,蒋老师就开始教他看图识字。讲多了,他就能讲到哪指到哪,于是就讲一些比较深的故事,小程松都能懂,每晚睡觉前要讲三五本画书才肯睡觉。这让小程松有了惊人的记忆力,三岁时能讲上半个小时的故事,还能唱30多首歌。一次去幼儿园接他,发现他竟然在给小朋友念书,原来他已经不知什么时候认字了,蒋老师很是惊喜。小程松的识字并不是无师自通,是讲故事让他掌握了汉字。由此,蒋老师特别注重寓教于乐,散步时数门牌号,用扑克牌算数,让小程松在玩中掌握了一些基本的数学知识。小程松画也画得不错,只上了半年的绘画培训班,就得了绘画班的一等奖,幼儿园还曾为他开过个人画展。

在玩中学习,在快乐中成功。小程松从不觉得学习是一件苦恼的事,而是以学习为乐趣,与书结下了不解之缘。他从不讲究穿,也从不吃零食,唯一的要求就是买书。除了买书,程松就不会花钱了,每天身上只有一毛钱好打气用。每次来了稿费单,放上一两个月也不去取,都是蒋老师去取出来“充了公”。在程松的眼里,世界上唯一有价值的也许就是书,全家经常一起去上海买书,但每次也只买上几本,因为他对书很很挑剔。无锡新华书店更是他经常光顾的地方,但时间长了,他感觉到书店的工作人员好像对他特别“关注”,大概是因为他很少买书,把他当成了偷书的。程松买书还有一个特点,就是从不买作文选和教辅书,而是买一些所谓的闲书,军事、科技、政治等。读书是他的最爱,对网络游戏他似乎有着天然的免疫力,在学习上,蒋老师却对儿子撒手不管了,程松也从来不要父母操心。这,得益于0至6岁时早期教育的成功。(来源:联通.家校网)

TAG:

猜你喜欢

微信公众号:jlhe.cnm
热门标签